藏書票-Exlibris


潘元石先生談藏書票

吳新榮在1966年11月《震瀛隨想錄》之尾頁,貼有一張圖章原票尺寸6.5×5.5cm,

原以為是普通圖章而已,潘元石先生告訴我們才知道是「藏書票」。

 

〈吳新榮先生的藏書票〉□潘元石

吳新榮先生是一位我所崇敬的醫師,他同時對文學和台灣文獻頗有造詣,是對社會有貢獻的學者。

今年十一月適逢新榮先生一百週年冥誕,台南縣政府文化局將在他的故居佳里鎮舉行紀念儀式,計畫展覽其畢生著作,以及日記等相關資料與圖片,屆時各醫學界好友,以及仰慕新榮先生的藝文愛好人士,定能共聚一堂,此盛況是可以預期的,大家能一起緬懷吳新榮先生的處事為人,和整理地方文獻的無私奉獻精神。

新榮先生的第三公子南圖先生,繼其先父之遺業,亦從事於醫療的工作,是一位和藹可親且深得病患信賴的稱職醫師。記得三十幾年前,在我從事兒童繪畫教學期間,南圖先生伉儷每星期日,都風雨無阻地從佳里鎮送其公子奕甫和奕緯到台南來學畫,前後達三年之久。兩兄弟極為聰穎、天真活潑,所繪畫的內容都鮮明生動,從大膽的用色可見他們的自信。現在他們都已經成家立業,五年前大兒子奕甫從美國回來探親,特地到奇美博物館來看我,我見他一表人才彬彬有禮,內心有說不出的喜悅,這何嘗不是為師者最大的喜悅。

這次能繪製吳新榮先生的藏書票,是我個人的榮幸。藏書票源起於德國,目前國際上的慣例是以拉丁文「EXLIBRIS」一字寫成,意為「這是我的藏書票」,約在八十年前藏書票由日本學者引進傳遞到台灣來,我目前正在推廣藏書票普及化的工作,希望能讓民眾們能認識藏書票,進而能真正擁有自己的藏書票並使用它,連帶影響大家愛書、讀書與藏書的風氣,使台灣能成為一個充滿書香的優質社會。

此次新榮先生的藏書票,我在製作上採用木版套印的方式,將圖形分刻於五塊板上,再進行套印,今這張藏書票將張貼於新榮先生的大作上,深感榮幸,在此感謝南圖先生伉儷給我這樣一個機會。

(2007-11)

 

為紀念先父吳新榮百年冥誕,潘元石先生替我們製作吳新榮肖像的「藏書票」。原票尺寸10.8×7.8cm。製作過程相當繁複。共用七個雕刻木板,因此每張成品要印刷七次,都是潘元石先生自己親手製作的。他細心與謹嚴是著名的。他利用複數性技法,共製作一百五十張的套色「藏書票」送給我們,又把七個套印「藏書票」的順序圖及七個木雕版送給了我們。國立臺灣文學館就把它印在剛出版的《吳新榮日記全集》的封面上,提升了日記的藝術性。

上面借用潘元石先生的「談藏書票」。為了推廣「藏書票」風氣,潘元石先生答應讓我們把他七次套印「藏書票」的順序登錄出來,我們看了就一目了然。

 

上面這張是接近印出來的大小。潘元石先生又告訴我們「藏書票」應貼於扉頁,僅只浮貼即可 (粘在背上側一公分處),才不會造成日後起皺紋。

 

廣告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