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09 : 不懂裝懂/平分/牙仙女/課後託管班/壓力


不懂裝懂

當看到什麼圖畫配文字時,弟弟總是裝作會識字的樣子,指著那些字一本正經地跟我說,“媽媽,這裡寫著,聖誕樹。嗯,這裡寫著,小熊。”其實都是看圖猜出來的。有一次我們買洗手液,他非要我買兩瓶,因為貨架上有幅廣告,上面的照片裡有兩瓶洗手液。弟弟指著上面的字,慢慢地“念”:“一、定、要、買、兩、瓶。”我不揭穿他,就讓他自以為自己懂很多吧。有一天忽然問我,“你知道McQueen(動畫片裡車子的名字)怎麼拼寫嗎?就是MMMMMMc、Queeeeeeeen。”他語速很慢地給我重複了幾遍,還問我,“你明白了嗎?”

平分

小朋友們還在吃晚飯的時候,我開始切木瓜。我把一個木瓜一分為二,裡面的籽掏掉,準備讓他們拿勺子挖著吃。雖然我已經儘量平分兩半,眼尖的姐姐還是迅速做出判斷,指著稍微大了那麼一點兒的一半“我要這個。”跟屁蟲弟弟馬上也說,“我要這個。”我還在為難怎麼裁定,姐姐決定,“弟弟,我們誰先吃完飯,誰就可以先選。”然後兩個人就大口大口使勁地吃啊吃啊。弟弟一邊吃還一邊發出模仿野獸的聲音,皺著眉頭,表示他很嚴肅認真。那頓飯在破紀錄的時間內吃完,姐姐先吃完,把大的那一半選走了,弟弟沒有異議。我覺得弟弟根本沒看出那兩半有什麼區別。

牙仙女 (Tooth Fairy)

2012年1月13號接姐姐的時候,姐姐很興奮地跑過來告訴我,“我的第一個牙齒掉了!”姐姐六歲半。從五歲多在幼稚園的時候,就開始有小朋友掉牙齒了。姐姐一直很羡慕別人,時不時地搖一下自己的牙齒。託管班的老師告訴我,“大家給她各種建議,還交流牙仙女的行情。有的說牙仙女給了十塊,有的說牙仙女給了二十塊。”“什麼?二十塊?我聽到的行情是五塊!”“嗯,其實牙仙女給我兒子也是五塊。”美國小孩相信牙齒掉了以後,如果把牙齒放在枕頭下,牙仙女就會在他們睡覺時把牙齒拿走,並留下一點錢。牙仙女會用牙齒來蓋她的城堡,做項鍊。。。我們平時鼓勵姐姐要認真刷牙,把白白的、沒有蟲咬過的牙齒留給牙仙女。最早的時候,牙仙女留的是一個25分的硬幣,在愛心爆棚父母的作用下,牙仙女給得越來越多了。那天晚上,牙仙女給姐姐留了五塊。姐姐掉的是下門牙的其中一顆。掉牙的順序和當初長的時候是一樣的,所以接下來應該是下門牙的另外一顆。2012年2月8號,姐姐吃飯的時候跟我說,“我這個牙齒吃東西的時候會痛。”我說,“可能也要掉了吧。”姐姐跑去照了照鏡子,還讓弟弟搖了搖她鬆動的牙齒。吃水果的時候,姐姐忽然問我,“我那顆鬆動的牙齒呢?”我一看,真的不見了。我們看來看去,咬了一半的草莓裡面也沒有啊?“你是不是吞到肚子裡去了?”“沒有吧。。。我不知道。”姐姐的手一動,“我覺得有東西從我的袖子裡掉出來了。”我們打著手電筒,趴在地上找了半天,只找到幾粒飯。姐姐很失望,“我要給牙仙女寫封信,說明這個情況。”“寫信也沒用,沒有牙齒怎麼會給你錢?”“可是那不公平。”“算啦,你還有18顆牙齒呢,還會有機會的。”本來我很確定牙仙女不會來了,可是臨睡覺前的一句話,又讓我改變了主意。Ashley說,“我要咧著嘴睡,讓牙仙女看到我掉了牙。”我歎氣,一般小孩到三年級就知道牙仙女的真相了,在那之前還是儘量滿足吧。牙仙女給Ashley寫了個條,“聽說你的牙齒掉了,然後又不見了,真可惜。我來看你的時候,順便找了找。我找牙齒特別有經驗,居然在你們家飯廳的地上找到了!這兒有五塊錢,記得保護好你的牙齒。”現在我希望這顆牙齒可別在什麼地方冒出來。沒了下面的兩顆牙,Ashley吃東西的時候自言自語,“一咬就漏掉一塊,一咬又漏掉一塊。”看了看啃剩下的,“這上面都咬出圖案來了。”

課後託管班

以前我聽別的家長對課後託管班的評價就是,“放羊,小孩子瘋玩,夏天曬得漆黑,各個年級混在一起。”可是考慮到託管班就在學校的旁邊,放學自己可以走過去,應該有助於Ashley交一些朋友,就還是讓Ashley去了。大半年下來,我覺得託管班挺好的。之前擔心的大孩子欺負小孩子的問題,目前還沒有發生,也沒學什麼不好的言行舉止。託管班還有課後活動,現在一個星期有兩天教網球,兩天教做飯。做飯有時候是做沙拉,有時候是把墨西哥薄餅上面放芝士,雞肉,炒雞蛋什麼的,卷起來後老師放爐子上煎一煎。碰到接姐姐的時候還有沒吃完的東西,弟弟可高興了,接過來就啃,吃完還想吃,姐姐覺得不成功的弟弟一樣捧場,絕對是姐姐的忠實擁躉。我想,要是多做一點,晚飯就不用我操心啦。Ashley還和別的小朋友玩牌,下跳棋,都是些平時在家沒機會玩的遊戲。挺好的。

壓力

姐姐準備三月份參加巴赫音樂節的鋼琴比賽。老師在二月份安排了學生演奏會,對於參加比賽的小朋友來說,這是一次熱身的機會。要參加比賽的曲子,老師自然是精雕細琢,要求很多。上個禮拜姐姐有首新曲子(不是比賽的)要合左右手,第一天練習的時候很不順,Ashley很沮喪,坐在那兒哭:“嗚嗚嗚,我彈琴真糟糕,我不夠好,嗚。。。”根據看過的書,這個時候我需要承認她的感覺,“對啊,彈琴真難啊。”可是我這個“虎媽”就是沒做到,而是很冷酷地說,“彈琴就是這麼難的了,特別這是新曲子,過了這一關就好了,你哭有什麼用?”第二天Ashley兩手就合得很順了。上課的時候,老師很驚訝,“你一個禮拜就彈到這個水準,真不簡單啊。別的學生合好幾個禮拜才能合起來。”我提到Ashley第一天彈得很沮喪。老師之後打電話來說,“Ashley給自己太大壓力了,那個曲子很難的,她對自己要求很高,這樣的小孩,我們要給她減壓。你們要不商量一下,三月的比賽不要參加了。”我想想也是。跟Ashley講的時候,她問,“就是只表演,不去比賽?好的好的。”她一個勁兒地點頭。我也要提醒自己,她已經做得很好了,不要給她加壓了。

廣告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