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的來話仙


「有救啊!有救啊!猴仔先來啦!」一陣緊捷(tsia̍p)的喝咻聲,拍破了庄跤的幽靜。
眾人喙裡喝的「猴仔先」是啥人咧?

佇1922年進前,「猴仔先」就是阮蕭壟庄頭,頭一位對台北醫專畢業的西醫,伊毋是屬猴,卻是足猴性的,尻脊(kha-tsiah)後人人叫伊「瘦猴仔先」,尾後變成「猴仔先」。這毋是對伊不敬,因為伊面體生做瘦卑羓(sán-pi-pa),跤步向外八字開,敢若猴猻仔。阮佮患者就尊伊叫「先的」!

「鈃(giang)─鈃─鈃─」
「喂─」我勻勻仔攑起電話。
「Lan先,我是鄭先仔,你毋通放乎(hoo)袂記得,著愛來換尿管仔啦!」先的拍電話kā我點醒。
共電話筒掛好勢,我先去無閒別項代誌,無偌久閣接著先的電話,
「鈃─鈃─鈃─」
「喂─」
「Lan先,頭拄仔講的代誌,你著愛會記得啊!」

先的足頂真嘛足「猴神」的,袂輸是猴齊天再世。伊見證咱庄跤的醫療歷史,對1922年蕭壟庄到1934年的佳里街,閣到1945年的佳里鎮,看盡百姓的心苦病痛,天公卻共(kā)伊滾笑,佇八十歲生日著「筋無力」的症頭,煞賰一支喙通講話爾爾。阮老爸減伊一紀(khí)年,佇壯年早逝;在生時,受伊的牽教,這馬換阮下勻(ē-ûn)的,就該當予伊牽叫啦,也因為這个機緣,予我意外聽著一段罕得的醫療經驗佮人生經歷。

猶記得彼一工,先的來講古:

「彼當時會使講阮是全科醫生,佇庄跤連鞭愛處理的病情不止仔濟,想起來有夠好膽,若這馬就予人告官司啦!」伊吐大氣(khuì)按呢講。
「有一工,一位僫(oh)生[難產]查某人的翁婿來掛急診,我就『生猴』扲(gīm)往診皮包,連鞭坐人力車趕去患者 兜,嬰仔雙跤已經傱(tsông)出來咯,毋過按怎舞弄就是生袂出來,雄雄『嚗』一聲,跤腿連身軀落地爾爾。害啦!煞kā嬰仔的頭殻留踮子宮內底,彼時陣我歸身軀流凊(tshìn)汗,查某人哀爸哭母,大聲叫死喝痛,我就愛激一派老神在在,干焦家己安慰家己,若患者–定定閣恬恬,恐驚就無救咯!佳哉,雖然發揮『猴跤猴手』的本事,猶原舞弄規半工才kā頭殻生落來。」先的那講那比手畫刀。
對這位庄跤老醫生來講,承認往過的見笑代,真有勇氣,嘛是伊輝煌人生誠可取的一个印記。

有一擺,我去 兜kā伊換尿管了後,就kā伊保存塊欲一世紀的一个藥品除濕路用的玻璃罐──有深咖啡色水,懸二尺、口徑一尺二寸──佮一个白色陶瓷尿鱉(pih)[尿壺]送我佮阮二兄作紀念,暗示伊已經收跤洗手,嘛是有醫學傳承的意思。
伊閣提出一大罐臭烏的藥膏送我,閣交代:「Lan先,你毋通輕看這罐烏嚕嚕的藥膏,見若患者臭頭爛耳,抹了攏總有效,我捌醫治過規千、萬人啦!」
我誠歡喜接受,過後嘛予規百位「猴囡仔」受惠。70年代了後,就買無這款藥膏,藥單除起含有磺胺藥劑外,遮–的粘粘膏膏閣烏sô sô的,有淡薄仔點仔膠(tiám-á-ka)的氣味,到今(tann)猶毋知是啥乜成分?我會使確定彼時陣,頭殻皮生粒仔,攏總是鏈球菌感染生湠(thuànn)的。

佳哉,先的八十五歲時陣,筋無力症頭家己變好起來,煞會當來阮兜行踏。三不五時,我若有閒也去 兜話仙。有一擺拄講話中間,伊唯客廳出去真久才倒轉來,伊激著歹勢的面腔(tshiunn)對我講:「拄才我去薬局室帖(thiah)一月日份的藥仔予蔡得恩。五十外年進前,伊佇我的病院出世的,出生時陣無喘氣也無吼出聲,歸身軀黑綠綠,我叫是嬰仔『猴行』去啦,就凊凊采采(tshìn-tshái)kā伊囥踮外科室一个角落,拍算叫家屬 轉去。」
「敢有kā猴嬰仔拍尻川(kha-tshng)抑是kā伊做人工呼吸?」我半認真激聲嗽問伊。
先的有一點仔冤屈講:「攏嘛有咧!毋過猶原無吼聲。」
「猴嬰仔敢有躡(nih)跤尾?」我就kā先的摺泏(tsih-tsuh)一下。
「彼當時無注心到遐。過無偌久, 老爸倩一台利仔卡(lī-á-kah)轉來,煞聽著嬰仔的吼聲, 老爸足歡喜,隨著拜託kā伊的猴嬰仔號我病院的名。雖然蔡家蹛佇十外里路的善化, 爸仔囝一直是我上忠實的患者。今仔日這位五十外歲的得恩仔是來帖藥兼報恩的。遂擺攏順紲(sîn-suà)掠一隻活跳跳的火鷄角來送我。」先的愈講愈心適。傍(pn̄g)先的福氣,暗時阮做伙食一頓足腥臊開脾的壽喜燒。
「先的往診車,定著是綴時代咧時行,敢會使講予我聽看覓?」我那食那佮(kah)伊開講。
「有一擺,猶原是產婆舞弄規半工,無法度幫贈(tsān)產婦kā嬰仔生落來,趕緊叫我去往診,那龜咧趖(sô)的人力車會急死人,待我到患者 兜外口的時,就聽著『哇啊!哇啊!』的吼聲。尾後,患者的頭家照起工送禮數,對我講:『先的kā好運 來阮兜,這就是先生緣主人福,猶有倩車所費,該當收!該當收!』我知影『生贏就有雞酒芳(phang),生輸換來四塊枋!』咱搬演著啥款要緊角色?」先的回憶袂輸陳年老酒迹爾芳貢貢,我愈聽愈著味。
「過後,我就攢(tshuân)便一台ootobai仔咯。毋過,三不五時伊著毋kā你發動,彼時陣的機械有夠無信用,煞定定用手牽車倒轉–來,無伊法時就換跤踏車趕去看病人啦。」先的比出轉手扞(huānn)仔的加油手勢,閣彎腰出力thún(踩)踏啟動桿的姿勢,伊的面路歹勢閣有淡薄仔無奈。
「1934年跤兜市面出一款Indian牌新型機車,因為我捌跋落漉糊(lok-kôo)糜仔變鰗鰡幾若擺的苦情,煞驚甲毋敢換車閣來騎啦,猶是自轉車(跤踏車)較安全實用。這時陣咱庄跤新來一位足搰(kut)力的西醫,伊就開本錢共ootobai仔裝設起來,伊嘛飼紅跤(粉鳥)做通信路用,伊吩咐患者家屬佇庄頭、廍(phō)頂插紅旗,煞會當予伊一廍紲一廍、一庄紲一庄,看了一位患者就放紅跤提薬單先傳轉去病院,予聼(thìng)候的患者家屬會當較緊領薬仔轉去予患者食。伊捌一晡佇外口診療20外名。彼時陣恁猶細漢的,敢知影伊得著『新西醫那神明』的尊號?」先的講著「新西醫那神明」的時陣,目珠金金看,愖(sîm)一下,阮會心覘頭(tàm-thâu)微微仔笑,原來彼(he)是眾人咧呵咾阮老爸的好名聲。
「1939年跤兜,這台奢颺(tshia-iānn)的 ootobai仔,因華中戰事轉激煞予陸軍軍部徵收去啦。」先的敢若徛懸樓看馬相踢,伊的話中有酸味,無贊成按呢搝(khiú)患者,毋過這時生存競爭時代開始咯,若勼(kiu)跤勼手定著較無啥生理啊。

 

「聽講先的有醫治疑難雜症的撇步?」我想欲對伊遐挖較(kah)濟寶咧。
先的有一點閉思講:「一款米飼百樣人,也生百樣心苦病痛,所以疑難雜症嘛是百百款,一時嘛無法度用西藥來醫治。有一擺,一位神經氣足重的患者行入來,講伊不時聽著嚨喉有田蛤仔的吼聲,換幾若帖藥單攏總無效。患者堅持有一隻田蛤仔覕(bih)佇遐。姑不而將,我就叫先生娘唯菜市仔買一隻田蛤仔轉來,kā伊囥踮砧板頂,佇患者面前雄雄kā伊開刀取斬,仝時陣kā患者講就是這隻田蛤仔咧狡怪,就按呢無藥醫好矣。」先的滿面春風,話門拍開了後,親像全開的水道頭,一直講–落-去。
「另外一个病例,有一位患者歸月日攏講伊的腹肚底正手爿,悶悶仔痛袂煞,按怎檢查攏無啥親像闌尾炎,患者誠番講袂翻捙(tshia),一直堅持捌人講伊是盲腸炎。我也是叫先生娘唯菜市仔買一節的豬腸仔轉–來,佇患者面前ka[共]伊剁乎斷–落-去,仝時陣kā伊講就是這條盲腸咧作怪,仝款無藥醫好咯。」先的歡頭喜面笑咍咍。

「敢猶有拄著啥乜奇巧的症頭?」我接紲閣問。
先的才閣講:「有一位查某患者親像毋知人啦,性命影跡攏無問題,就一直咬喙齒根,貧憚(pîn-tuānn)展開伊的目珠皮,卻不時目珠咧轉睔,乜形下豹(mih-hîng-hā-pà)嘛無法度kā伊拍精神,聽講伊拄才佮大家(ta-ke)相罵了後才發作的,所以我診斷伊是『癔症』─歇斯底里的症頭,到尾仔我佇伊的小跤腿的羊仔位(脛骨前的骨膜)ka注射一CC的蒸餾水,毋免半分鐘就精神過來。」
本底希臘人講Histeria,是子宮的意思,掠準干焦查某人佇鬱卒、袂爽、驚惶(hiâⁿ)發生時陣,才會有的特別症頭。90年代阮鎮內大洋針織女工嘛不時纏著這款症頭。佇阮隔壁庄沙凹村部隊見若演習時陣,有大頭兵若長官的交代做無好勢的時,也時常纏著這款症頭,煞予我會當現學現賣,出一招少人知影的步數,逐擺做逐擺攏成功,予我足有體面。

 

「起厝師傅驚掠漏,醫生驚呿呿嗽(khuh-sàu),敢有啥乜步數通醫治拖真久的咳(khâm)嗽?」我家己上忌(khī)嗽–的。
先的假咳嗽清一下嚨喉才講:「kā肺癆除外,普通風邪感冒,若虛弱的猴囡仔佮老歲仔,中西薬攏無效時陣,嗽傷久煞會變成歹治的痚痀(he-ku)嗽。芎蕉性寒,食了後顛倒嗽袂離(lī)。毋過若kā芎蕉燉冰糖,逐工暗時食一擺,一禮拜就見效。」
先的有一點仔失神嗷(ngāu)嗷唸:「我敢若菜巿仔裡拍『猴拳』賣膏藥仔的王祿仔仙,敢有失身分咧?見笑見笑啦!」先的那講那歹勢。
「敢會使佮遐的人相比並(phīng)!先的攏嘛有醫學根據的。」我盡力替伊排解。雄雄伊煞變kah無聲無說。無張弛我拍呃(phah-eh)–起-來,就順紲請教先的:「對醫治呼呃仔(khoo-eh-á)敢有啥乜特別的步數?」
先的今才回神過來,自信滿滿按呢講:「呼呃仔若夯(giâ)起來時陣,就用雙爿手的大頭拇窒(that)耳孔、中指窒鼻孔了後,閣用吸管嗍(suh)一喙水吞–一-下,總共三外擺,真緊就kā呼呃仔揤[jih]落–去-啦。」平常毋是破病所致的呼呃仔大多數會家己變好,會使用簡單方法撨(tshiâu)好勢。若拄著歹空的,超過幾若點鐘直直呼袂煞的,這時陣著愛考慮使用先的撇步啦。

「有歲的人欲按怎保養?」我閣紲落去問。
「樹若老,根先枯焦;人若老,腿先荏(lám)弱。有歲閣有心臟病的人,練跤力就好勢,拄才開始步輦(lián)量約行400外米,抑是每擺行20分鐘,上好小可出汗。逗逗仔序kā行的距離佮時間搝長;若速度變愈緊,行kah愈涼勢,伊的歲壽就愈長。千萬毋通予跤頭趺(hu)佮跤腿受風涼,著愛穿寬鬆的褲仔佮輕可的鞋仔,鞋仔跤踏仔懸2—3公分上好勢。若拄著落雨天,咱會使做徛(khiā)馬勢跔(khû)–落-去的運動,雙手著愛扞(huānn)著物件,避免跋倒;下盤放乎直身,尻川斗向後壁蹺(khiau)起來,寬寬仔序勻勻仔做五分鐘,佇完全跔落去時陣,停佇遐十外秒才起身,就會使啦。另外聊聊仔序哺物件,含有豐沛消化酶的喙瀾若流愈濟,胃腸好消化才會吸收好營養,當然人就變較勇健。」伊的喙角全波閣再講:「頭殼痛的患者,藥頭食無效的嘛不止仔濟,食龍眼干凡勢有效。若用十支手掌(tsíng/tsńg)頭仔梳頭,著愛規頭殼梳一遍,逐工梳愈濟擺愈好,減彩是會當消除百病。」問著先的逐工愛做的運動、益壽問題,伊喙笑目笑講袂煞。

—-

 

 

    的是足謹慎的人日本人無kā伊列入「頭先著人士」名單是乖乖牌的生。毋過!轉來祖國伊的猴今才伸出來擔任「二二八理委員會主任委員」差一仔就夆掠去剁頭,彼時伊佮阮阿公佇台南作伙關踮仝櫳仔內四月外日就按呢擺見若先的來,袂門聲著先到「我的同窗友有佇咧無若講講,講唯二二八去伊對抓(liàu)仔的上gè「猴尾溜」時綴尾真厭氣按呢講:「後絕對使佮彼款匪類跔做伙放屎!講是搏(pua̍h)兄弟仔情攏是假仁假仙的秀才拄有理講袂猴弄』的南京(臭蟲)塊欲刣教猴咱咬kah失血閣。」

    往時先的愛參阮老圍棋伊有一bái棋子(lí)棋盤了後中指(tsáinn)直直棋子頂,予人催半工才手棋子伊不時會犯手無回」的規矩三心兩意確是「猴繃」(penn)的。尾手見若聼著對手食著」伊就雄雄蹔(tsàm)跤,放乎死死昏昏去猴」咧。其實的對患者診,跤手猛掠(mé-lia̍h)斷病界尺無疑悟棋煞現出伊的本性來。後尾手伊kā下勻的按呢講:世人到尾仔我會當第一tuà日本厝第二第三予日本旦斟(thîn)酒,就會使滿足轉去啦」彼(he)二十外冬前講過的話無彩佇九十六歲才世的伊毋知按怎盍會無實現伊的心願?有一事實會當確定(hit)時代受日本教的人kātuà日本厝當做榮幸綴時行,毋是啥乜奇怪的代

 

[註]
1.猴行躡跤尾:人過身了後,往往跤盤會下垂,敢若猴猻躡跤行路的模樣。
2.順紲(sīn-suà)是連讀音變,sūn受後字影響,變為sīn。sīn-suà、sūn-suà攏有人講。
3.壽喜燒: 日本式簡食Sukiyaki,原名鋤燒,古早做穑人佇鋤頭頂煮食。用豆油、蔬菜、糖,佮雞肉抑是豬肉等做食材,隔著平盤鼎加熱,是查晡人會曉料理的煮食。
僫(oh)生[難產]   [ ]是華文的意思。

(台江台語文學雜誌第五期)

 

廣告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