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31 : 日記


弟弟:我喜歡女孩子。
我:為什麼呀?
弟弟無限嚮往感歎地:女孩子好漂亮。。。
看來異性相吸真是本能。

媽媽在穿衣服,裡面穿個背心打底。弟弟看著正準備穿上外衣的媽媽說:“媽媽,現在好看,不要穿外面那件。”媽媽說:“不行,上班不能穿背心的。”弟弟恨鐵不成鋼地說,“那你就不好看吧!”

弟弟:我長大了要買mini cooper
我:咦?你不是一直都喜歡什麼MustangDodge之類的美國車嗎?
弟弟:可是那些都是跑車,我要以後開跑車,就會去跟別人賽車,很容易會撞車受傷。
考慮得還挺周到,看來老媽的安全意識灌輸得很成功。

弟弟:媽媽,你知道嗎,我今天在學校寫字寫得很好,得到了一個五角星。
我:你太棒了。是老師教你寫字嗎?
弟弟:是Isabel (弟弟班上同齡的小女孩)。她幫我,還誇我寫得好,然後給我畫了一個五角星。。。她自己也得到了一個。
我:哦,她的五角星是老師給的嗎?
弟弟:她自己給自己畫的。
嗯,想像一下兩個小娃娃一個一本正經地教,一個虛心刻苦地學,還給各自獎勵一個五角星。

弟弟平時嘴巴很甜,常常說什麼我永遠愛你,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媽媽/爸爸之類的話。可是一旦爸爸媽媽下個命令不合他意,馬上翻臉(幾分鐘過去後一般他又忘了)。吃飯時,我們規定如果孩子們在30分鐘內吃完,可以選一個零食作為獎勵。那天弟弟時間快到了還沒吃完,苦著臉央求媽媽網開一面。媽媽說:“現在還有幾分鐘,你努力一下也許還能吃完。吃不完的話是沒有獎勵的。”弟弟很失望地開始哭,還憤憤地說:“壞媽媽。”爸爸發話了:“這個壞習慣要改改,以後不可以一不如意就說壞媽媽,壞爸爸。。。好了,不許哭了,我數三下,不停下來就要去罰站了。一。。。”弟弟趕緊忍住哭泣,爸爸臉上露出一絲得意之色。過了一會兒,弟弟小聲而氣憤地說:“Bad day(糟糕的一天)!”我在旁邊聽了心裡暗自好笑,不能說壞+人,這個嘴硬的小子就想到說壞+天來宣洩自己的不滿。忽然看見爸爸沖過去要拎起弟弟去罰站,我愕然說:“bad day也不可以說嗎?”爸爸一愣:“我以為他說bad daddy。”爸爸怏怏把弟弟放下,小子大大地松了一口氣、為自己逃脫懲罰而僥倖。

去姐姐的學校開家長會,老師誇姐姐有很強的求知欲,與同學相處融洽,和別人有不同觀點的時候敢於表達自己的意見。對於最後一點,老師舉了個例子。課堂上學習因果關係,姐姐的練習因錯兩題被扣兩分。姐姐拿著自己的卷子去跟老師理論。一題是:(a) 報紙可以以較低的價格出售。(b) 報紙包含了很多廣告。姐姐認為b是因,a 是果。老師同意姐姐是對的,老師的答案有錯。另一題是:(a) 人們害怕他們不瞭解的事物。(b) 人們傾向對不熟悉的事物有先入為主的觀念。老師的答案是a 是因,b 是果。姐姐解釋論證了半天為什麼她覺得b 是因,a 是果。最後老師覺得她的論點也能說通,補給她兩分。我覺得老師挺開明有耐心的,鼓勵小朋友有不同的意見。

姐姐喜歡磨蹭,做事情比較慢。老師在某次測驗後以Ashley為例子提醒那些很快就交卷的同學,說:Ashley 是屬於比較晚才交卷的同學,可是她全做對了,希望你們以後花點時間檢查你們的卷子。同時老師對Ashley 說,我喜歡你工整的書寫和認真的態度。希望你在保持品質的前提下,可以儘量提高效率。當天姐姐做功課的時間就縮短不少。看來老師說一句頂上媽媽說一百句。

姐姐在第一學期結束時得到“與人合作”品格獎,獎勵小朋友與人合作時不限於堅持己見,而是找到大家都能接受的方式和途徑。

聖誕前上山住了三天。姐姐和弟弟都上了滑雪課。上完一天課後,姐弟倆居然第二天可以跟我們從山頂滑下來。平時在遊樂場坐個機動遊戲都會哭的弟弟,居然不怕速度,以高速往下沖。不解。

廣告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