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13 : 理解力/開竅了/學校的事/地震的擔心


理解力

弟弟時常一聲不吭地聽著大人講話,別以為他人小聽不懂,其實心裡明白著呐。幾個月前,媽媽就發現,當爸爸打電話回來,雖然媽媽在講話的過程中沒有提到爸爸的名字,可是弟弟從媽媽講話的語調和內容,就能做出判斷,“是爸爸!”。

上個禮拜,當那個佛羅里達州的媽媽涉嫌殺害女兒被判無罪時,媽媽在飯桌上就忍不住和外婆講起了這個案子。外婆聽了後,又告訴媽媽一個電視上看來的刑事案件。在講話過程中,因為姐姐和弟弟都在旁邊,我們都注意用很隱晦的語言。可是不久後,弟弟就開始捂著耳朵。媽媽和外婆雖然覺得有點奇怪,但是談興正起,也不以為意。再下來,弟弟就開始捂著耳朵唱歌了。這麼明顯地不要再聽,媽媽和外婆趕快打住,不敢再說。

昨天吃飯的時候,說到去一家叫Henry’s的商店買東西。姐姐說她們班上有一個新的小朋友名叫Henry。我說,“有很多商店都是用人的名字命名的。比如有一家傢俱店叫Ashley(姐姐的名字),一個杯子的牌子叫Nathan (弟弟的名字)。”姐姐補充說,“有一家賣電視的店叫Paul’s TV(爸爸的名字)。”我說,“對啊,怎麼就沒有一家店叫Christine(媽媽的名字)呢?”弟弟當時沒說任何話。後來媽媽給弟弟洗澡的時候,弟弟忽然冒出來一句,“Is your name Christine (你的名字時Christine嗎)?平時在家的時候,大人之間很少用Christine來稱呼媽媽,姐姐也是長到很大才知道媽媽的英文名字是Christine。這個弟弟居然就從那一段對話中領悟出媽媽的名字,還能把心裡的疑問組織成一個問句和媽媽求證。

開竅了

自從弟弟從嬰兒床換到普通床後,弟弟晚上睡覺前都是媽媽先講故事,到時間關燈,媽媽陪著在床上躺個五分鐘,然後媽媽說晚安。弟弟總是在這個時候說要喝水水。喝完水後,弟弟很乖地躺下,媽媽離開弟弟的房間,趕下一場和姐姐刷牙講故事。每天都是一模一樣的程式,直到前天。媽媽從弟弟的房間出來,走到自己的房間,剛把門關上,就聽到走廊裡一陣密集的腳步聲跑著過來,還夾雜著興奮的笑聲。然後看到門把手轉動,弟弟就出現了。弟弟忽然意識到自己已經學會開門了,不再受困於房間裡面,那個臉啊,真是笑得像花一樣,得意興奮之情溢於言表。其實學會開門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不知怎麼忽然靈機一動想到可以跑出來。媽媽很嚴肅地把弟弟給送了回去,強調睡覺時候不可以跑出來,又多陪了十五分鐘,弟弟就乖乖的睡了。

學校的事

弟弟開始和媽媽描述學校裡發生的事了。昨天告訴媽媽:Liam同學用手摸了大便。George同學把腳指頭弄傷了,很疼,救護車來了。媽媽跟老師求證,老師說,救護車是弟弟想像出來的。

地震的擔心

自從日本地震以來,姐姐就總在睡覺前擔心地震會來,一度很焦慮。我不能對她說,“地震不會來。”我只能說,“別擔心,要是有地震,我一定能把你和弟弟救出去的。我保證,一定。”姐姐在學校平時有作地震演習,老師讓他們第一時間躲在桌子下面,等到地震過去後,再走到外面空曠的地方。姐姐又想到弟弟的房間沒有桌子。她說,“媽媽,要是有地震,你先去抱弟弟,弟弟比較小,需要照顧,你們可以躲在弟弟的小床下面。然後你們來找我,我會躲在書桌下等你。”

-小媽Christine寫於2011.07.13

廣告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