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25-日記


早上抱弟弟下樓時,聽到爸爸在很遠的地方大聲地打了一個噴嚏。我問弟弟:“誰在打噴嚏?”弟弟想了想說,“公公。”哈哈,公公已經回國了。可是公公在這兒的時候,經常會很大聲、很夸張、毫不掩飾地打噴嚏,給弟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天早上,爸爸在麵包上擦了花生醬和一種新買的蜂蜜醬。弟弟一吃,說,“peanut butter and jelly.” (花生醬+果醬三文治是這裡小孩最喜歡的食物之一)。蜂蜜醬甜甜的,是像果醬。可是我們家沒有果醬,弟弟怎麼會懂呢?開始我想他可能在學校吃過,后來又想到學校裡怕小孩過敏,不給吃花生醬的。搞不懂。

每天晚上弟弟睡覺前,關了燈后,我會抱弟弟在搖椅上搖個5到10分鐘,享受一下抱小baby的快樂。這個時候,弟弟的耳朵分外靈。
“車車。”“對,車車開過去了。”
“姐姐。”“對,姐姐在吹頭發。”
“飛機。”“對,飛機在飛。”(那還是直升飛機的聲音,又不知道弟弟在那兒學會的。)

弟弟不大願意讓爸爸親他,因為爸爸的胡子會把他弄疼。爸爸每次刮完胡子后,總要讓弟弟摸摸,說,“看,沒有胡子了吧?現在可以親了吧?”弟弟仔細的摸摸,說,”還有。”    弟弟昨天晚上睡得不安穩,今天早上起來發現鼻子下面糊著好多干鼻涕。看來昨天晚上鼻子堵住了。(天啊,不是又要生病了吧?)弟弟摸摸,說,“胡子。”

廣告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